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魔王重生 第九章 除魔双子

魔王重生 第九章 除魔双子

时间:2018-06-12 本帖最后由 每天日 于 2017-9-19 16:00 编辑

  「找到了…我们的目标…」
  「只要杀了他…」
  「我们就能回到神尾家之中…」
  「为了这个目的…」
  「就算牺牲一切也要达成…」
  ----
  在客厅中,光一家人正在看着电视。
  先不论电视拨些什么,在场的除了光之外,每个人都是脸泛红潮,一副像是在做爱,十分享受的样子。
  其实只要仔细看,就可以看到每位少女的下体不但都没穿内裤,而且阴户都被塞进了一根触手,缓缓地蠕动着。而若叶更是跨坐在光的身上,只要一掀开裙子就可以看到光的分身塞满了若叶的阴道。
  不知道这情形已经持续了多久,但是从有些人的位置上一滩滩的水渍来看,显然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唔…不行了…我…又要…唔~~」一阵颤抖,奈留自阴户中喷出一道阴精,整个人摊在春歌身上。
  「第…第七次了吧?」春歌也是一副无力的样子,但她的手却还在阴户上面揉着阴核:「真是的,我才五次而已…都不等人家…」
  「呜…好羡慕若叶姐喔…」张大着双腿,让触手的蠕动更顺利的玲,直望着睡在光的怀中,还被光的分身插着阴道,而露出羡慕的表情。
  而艾鲁美丝坐在椅子上看着书,双腿只是张开到刚刚好让触手伸进去的程度而已,不过椅子下的水渍的範围却几乎和奈留不相上下。
  至于玛莉绪奈特则是穿着和蕾娜一样的女僕服,在厨房洗碗-当然阴户也是被触手插入其中,但是她的动作却连一点迟缓都没有,不仅行动如常人一般,连高潮的迹象都没有。
  而响子和素子则呈69式在互相捏弄或舔弄着对方的阴核,响子更是贪婪地吸食着素子流出来的蜜液。
  而莉莉丝和蕾娜则是一个帮光按摩着肩膀,另一个则是舔着光的分身和下面的袋子,顺便也帮若叶服务着,舔弄着她的阴核。
  …其实这主意并不是光提出的,而是春歌。她一知道光的能力之后,就立即提出了这构想,不过一实行起来,就如光的想像,在场的所有人除了玛莉绪奈特之外全部只能待在原地经历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而光也顺便,利用触手将自己所吸收的外来能量,在自己体内转换成内力,一点一滴地送进她们的体内,至于没来的晴香,光只能另外找时间了。
  到了该睡觉的时间也是,由于触手具有穿越墙壁的能力,女孩们几乎是在高潮之中走回到自己的寝室中睡觉的。连那些女孩们也很奇怪,自己不知道洩了多少次,竟然还有力气回到自己房间。
  而若叶和光回到房间之后,则是又玩了大半钟头,直到若叶软摊在光的身上,光才将精液射进若叶的体内,满意地入眠。
  --
  早上醒来,光一睁开双眼,就看见若叶跨坐在自己身上套弄着光自己的分身。
  「……小若,你怎么学玲和蕾娜了啊?」光一边揉着若叶的胸部,一边问道。
  「没…办法,发觉到…你的家伙…在…我的里面…涨的好大…我就…忍不住…」若叶一边卖力地套弄着,一边说道:「我可是……你的妻子,怎么可以老是…让你的女僕和妹妹来…叫你起床呢…嗯……」语未毕,白色的羽翼再度出现在若叶的背后。
  「嘿嘿…我要…强姦你!」若叶露出淫蕩的表情,两手压住光的双肩,下体更卖力地套弄着。
  「真是的……」光虽然被压住身体无法动弹,但是触手不知何时已经绕道若叶的背后,分泌许多黏液之后,就猛然插进若叶的肛门之中!
  「啊~~怎么又…玩人家那里…」若叶话说起来似乎很不愿,但是她的肛门内却积极地向内缩,慢慢地把触手吞了进去。
  「啊…啊…小光的东西…在体内…塞得满满的…那里也…这里也…」插不了几下,若叶已经躺在光的身上喘着气,但双手却尽量把屁股往外分开,让光的分身和触手抽插地更顺利:「不行…会上瘾的…好…好丈夫…把我…插翻…吧…啊~~」话还没说完,若叶一声大叫,大量的阴精自接合处喷了出来,整个人像是洩了气的气球,躺在胸膛上满意地喘着气。
  「喂喂,你好了,我可还没好呢。」光脸上一副无辜的样子,但身体却像是慾求不满一般,把若叶扶起来转身,双腿张开,然后猛力地抽插着。
  「请…尽情地…发洩吧…」若叶无力地靠在光的身上,承受着光的抽插。
  忽然,房门打开来,玲和蕾娜一进入,看见这个场景,玲不但不迴避,反而说道:「啊~若叶姐偷跑~哥~~人家不管啦,人家也要啦~」
  「这个先勉强一下吧。」语毕,触手迅速出现,并且立即插进玲和蕾娜的阴户和肛门!
  「啊~~」受到刺激的蕾娜立即跪坐在地上,但玲则是打开双腿,让触手顺利进入,并且忍耐着一阵阵的高潮,走到若叶的面前跪下,用舌头猛力地舔着若叶的阴核和光的分身。
  经由光和玲的双重攻击之下,若叶很快地连续洩了两次,最后是因为上学时间快到了,光只好来个体外射精,让若叶和玲享受了场「沐浴」才告终。
  --
  刚踏进校门,一股强烈的杀意让光停下了脚步。
  「……这杀意…」犹豫间,若叶的声音传来:「怎么了,光?」
  「没感觉到吗?」光反问道:「那股强烈的杀意……」
  「……没有啊?」
  「看来那股杀意是针对我而来的。」光向四处看去,并未看到奇怪的人事物。
  「……会是来自魔界的?」
  「不知道,不过应该不是。」面对若叶的疑问,光说道:「我只感觉到杀意而已,并未感觉到有魔气或是任何和魔界有关係的感觉。」
  「……如果真的发生事情,一定要通知我喔。」若叶有点不安地说道。
  「放心吧,以我的能力,还会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吗?」光一副十分有自信的表情说道。
  --
  午餐完毕之后,在顶楼上,晴香扶着墙壁,背对着光,阴户正享受着光的分身奋力的抽插。
  「啊…光…还要…用力一点…不…不行了…我…啊~~~~」一阵抽蓄之后,晴香的阴精立即灌满了整个阴道,而光也顺势将精液灌进晴香的阴道之中。瞬间晴香竟有种想小便的错觉。
  「呼~」光一拔出分身,大量的混合液体立即宣洩而下,洒满了一地。
  「光……小心一点……」躺在光的怀中,晴香说道:「我感觉到…有股不寻常的杀气正针对着你而来。」
  「这我知道……!?」刚说完话,光的表情像是僵住了,似乎发现到什么。
  「光……?」
  「……你先离开这里。」光表情凝重地说道:「等一下这里会变成战场,我不希望连累你。」
  「可是……?」
  「这是命令,我不希望波及到你的性命。」光强硬地说着,让晴香只好顺光的话离开顶楼。
  晴香走下楼梯的时候,和穿着神社特有的服饰的一男一女擦身而过-瞬间她立即自他们身上感觉到强大的灵力。
  「难不成……」虽然想要帮忙光,但是内心里却没办法违背光的命令:「……只好去找若叶了,希望她有办法。」想到若叶,晴香立即往教室的方向跑去。
  看着站在面前,充满杀气的两人,光倒是不慌不忙地问道:「我和你们两位……有什么恩怨吗?」
  「与其说是恩怨,不如说是宿命。」男子说道:「因为我们身上的职责,我们必须把你清除掉。」
  「没有任何的原因吗?」
  「因为魔物是不能存在于人间的。」这次说话的是男子身旁的少女。
  如果去除男女的观念,他们两位长的还真是一模一样-看来是双子的样子。
  「我是魔物?别开玩笑了好吗?」光忍住笑意地说道。但他的心里却很明白,这两位绝对是因为他体内「贝鲁沙」的力量而来。
  不行!现在还不是揭穿的时候!光心里想着。
  「哼!是不是开玩笑,等一下就知道了。」男子拔出腰际的配刀:那是一把有着蓝色剑柄的太刀。
  看见身边的男子拔出刀,少女也拔起了腰际的,红色剑柄的太刀。
  「看来怎么说都没用了。」光见状,也只好摆出战姿:「我先声明,我虽然只是养子,但是不要小看『草剃流古武术』的威力。」
  「那得看看你有没有这个命使出!」语毕,两人立即杀向光!
  「好歹也报一下自己的姓名吧?」光顺着她们的杀意往后退:「草剃光是我的名字。」
  「神尾翔!」
  「神尾观铃!」
  报完姓名后,两人以极其凌厉,合作无间的攻击直攻向光,但是光也以快速的身法闪过攻击。
  光确实不想和他们打,但是也不会一直处于挨打的状态。
  「百式.鬼烧!」应该不会发出火焰的光,却在手掌上冒出红色的火焰,将两人逼退。
  「怎么可能?」翔吓了一跳:「你并没有草剃家的血统……」
  「我的妻子输了血给我,有意见吗?」光收回火焰,说道。
  其实光拥有火焰,是因为贝鲁沙的能力之一,就是夺取他人的能力。但光稍稍改变了一下,变成了「複製」他人的能力,而且还可以改变能力的细节部分,包含自己和被複製能力的人。
  所以,他的火焰并非一般红黄相间的火焰,而是像血一般的红色。
  「就算这样也保不了你的命!」观铃挥动着剑,比翔早一步攻向光。
  「百八式.暗拂!」光打出火焰,让火焰沿地面朝观铃冲去!
  「唔!」观铃挥动剑,将火焰打消-同时间翔越过关玲的上方,太刀高举过顶,直朝光的头劈下去!
  「里百八式.八酒杯!」光见状,往地面打出火焰,瞬间火焰爆发成火柱,将翔驱离!
  「什……」翔狼狈地跌落在地上:「不可能…那应该是八神家的…」
  「对我来说,招是是不分流派的。」光说道:「虽然是八神家的招式,但是对我来说,能用的招就是好招。不过即使如此,我也不过学到了八成而已。」
  「唔……喝!」翔运劲将身上的火劲去除,并站了起来。
  「……我并不想伤害你们的性命。」光说道:「但是你们如果硬要逼我的话,我也只能採取必要的防卫措施而已。」
  「哼!要杀就来吧。」翔一副不低头的样子:「就算已经被神尾家驱除,我们也依然留着神尾家的血统!」
  神尾家,是日本「除魔三家」之一,声势颇大的一家,不过因为家规十分严格,所以常会传出「XXX被赶出家门」的传言。
  「原来是为了能重回神尾家才把我当成目标啊……」
  「就算你是草剃家的人,只要是不该出现在人间的,都是我们的目标。」观铃说道。
  顺便说明一下,「除魔三家」指的是神尾、青山和川澄;至于草剃、八神(八尺琼)和神乐(八咫)则是被称为「御三家」,「里御三家」则是真宫寺、神崎和远野。
  「看来再怎么跟你们说也是说不通的。」光祭起「里百八式.大蛇剃」的起手式,虽然没看见火焰,但是气势惊人:「想送死的就过来吧。」
  「该死的是你!」翔和观铃挥动着剑,以十成功力直攻向光。
  「里百八式.大蛇剃!」光的手一挥,巨大的火焰以狂龙吞海之势扫向他们二人,两人的攻势在这之前像是风中残烛一般立即被消灭,两人就这样被火焰击中,直撞到背后的围网才停了下来。
  不过,两人似乎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只是一时之间爬不起来而已。
  「你……」
  「如果我是用真的大蛇剃,你们现在早就已经变成焦炭了。」原来光只是用了强化版的「暗拂」,而且威力也减弱一半多:「虽然你们已经被神尾家驱离,但是基于『御三家』和『除魔三家』的情谊,我没有杀害你们的必要。」
  「哼,少拿那种东西来当藉口……」翔和观铃勉强爬起来。
  「真是说不听的家伙……嗯!?」光的话说到一半,突然间一股杀气直闪过他的脑中:「这感觉……不妙!」
  「小心!」突然,翔将观铃推开,瞬间一把箭刺穿了翔的胸膛!
  「呜~」
  「哥~!!」
  「还站在那边干嘛~!」光边喊,边冲向观铃-因为他看到第二枝箭直飞向观铃的头!
  突然,箭停了下来,血液顺着箭流了下来。
  箭明显地是刺穿了身体,但并不是观铃的头,因为观铃的视线中,正对着箭的箭头不到几公分。
  「为什么……」观铃的口中只能吐出这句话,因为替观铃挡下这枝箭的不是别人,正是光。
  「只是无法见死不救而已……」光忍着疼痛说完话之后,伸出右手直指向箭飞来的方向,瞬间远方的大楼发生了爆炸。
  「!?」
  「还是被逃掉了……」
  「小光!?」
  「哥?」
  「光?」
  此时,若叶、玲和晴香的声音传到光的耳中。
  「唉呀呀,都来了啊。」光忍痛把箭自自己的身上拔除,一开始血像喷泉般喷出,但是不久血就止了。
  面对花容失色的三人,光作了个「先不要问」的手势,然后问已经奄奄一息的翔:「有什么遗言就快说吧,除非你还以为你还能活下去。」
  「……我猜的…没错…你果然…是怪物…同样的伤…你还活着,我…却活…活不下去…」翔露出苦笑:「观…观铃,快…快点离…离开日本…到那些家伙…找不到的地方…」
  「我不要,我只要哥哥!!」此时的观铃已经是泪流满面。
  「别…说…任性的话了…好…吗……………」语未毕,翔已经吞下最后一口气了。
  「哥?哥?哥~~~~~~~」观铃扶在翔的遗体上痛哭着。
  「这到底?」若叶一脸疑惑。
  「事情是这样的……」光将事情简单说一遍之后,若叶问道:「那你的伤……」
  「没事,现在的我,大概只有地球灭亡才能除掉我了。」
  「那不是和神一样?」玲问道。
  「喂喂,我不是说过别把我和神排在一起吗?」光才说完这句话,观铃突然站了起来,用被眼泪填满的,愤恨的双眼直瞪着光。
  看到这样子的观铃,光以为观铃会自杀或是疯狂追杀自己,但是观铃却吐出了一句话:「还要隐瞒下去吗?你体内的魔王之力。」
  「……」光不动声色,想继续听观铃想说什么。
  「我和哥哥已经观察你和身边的人好几天了,不只你,连和你接触过的女性,其体内没力量的也开始有力量,原本就有力量的则是变得更强大……」
  「然后呢?」
  「……我……需要力量!」
  「?」
  「我知道…是谁杀了我哥的。」观铃咬牙切齿,表现出十足的恨意:「拜託!请给予我力量!我需要更强大的力量…帮我哥报仇!」
  「你哥不会喜欢这么做的。」
  「我不管!我们兄妹已经受够了!」观铃吼着:「只要……能获得比现在更强大的力量,就算……就算对方是恶魔我也愿意!就算必须付出我的生命我也愿意!就算… …就算…就算成为你的奴隶我也愿意!只要能让我报仇的话……」
  「光……」若叶有点担心地看着光,深怕光真的会答应观铃的要求。
  「……就算从此之后你将没有个人自由也愿意?」光似乎是被打动了:「就算以后没有个人的意志,一切只为了你的主人而活也愿意?」
  「……你答应了?」观铃有点不敢置信地望着光。
  「回答我。」
  「当然!只要能够报仇的话,就算……就算变成你专属的物品我也愿意!」观铃红着脸,却露出了十分坚毅的表情望着光。
  「光,你……」若叶担心地,想要制止光,但是光却说道:「放心吧,我并不会把女性当物品般使用,这并不符合我的个性。」
  「但是……」
  「这少女已经把一切都抛弃了,只是为了想以强大的力量报仇而已。」光自手心迫出一滴血:「就当作是完成她的愿望吧。」
  「若叶姐,」玲也在一旁说道:「我也觉得如果换成我的话,也会这么做的。」
  「玲……」
  「哥是我最重要的人,如果失去了他,我根本不知道怎么活下去。」
  「谢谢,玲。」向玲道谢之后,光向观铃进行最后确认:「神尾观铃,你确定从今天起,将成为唯我一人专属、你的生命、你的一切都将为我所用?」
  「只要能让我报仇的话……我愿意!」
  「好!接下这个吧!」语毕,光将手心的血滴射出去,不偏不倚地打中观铃的额头,形成一个菱形的红色刻印。
  瞬间,强大的力量自观铃的身体深处涌起,让观铃不禁吼叫起来……
  「哇~~~~~~~~~~~~~~~~~~~~~~~~~~~~~~~」
  --
  在神尾家的本处地,从门口开始,无数的尸体横躺在地上,十分恐怖-但仔细看,他们都还有一丝气息。
  而在深处的屋子前,一名白髮少女手握双剑,杀气腾腾地逼近面前的数人。
  那少女赫然是观铃-原本黑色的头髮完全变成了白色,额头上有着红色的菱形刻印,连眼睛都像是因为杀红了眼一般,也变成了血红色。
  「没想到……你会变成那样子……」中间看来像是大家长一般的老婆婆忍住肩膀的伤痛说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因为你那可爱的孙女杀了我的哥哥……」观铃的怨恨,完全写在脸上:「真是教导有方啊……」
  「绫女,这是怎么回事?」老婆婆听到观铃的话,立即询问背后,右手包扎上绷带的少女:「你不是说你是被他们兄妹杀伤的吗?」
  「我……我……」之前就被观铃的气势吓到的绫女,被老婆婆这么一问,根本不知道该回答什么。
  「如果我猜的没错,把翔和观铃兄妹赶出神尾家的始作俑者就是你吧?神尾绫女。」随着声音,草剃光和若叶出现在观铃的背后:「虽然翔兄妹二人只不过是族的旁支之子,但是其潜力却远超过其他同辈的族人。」
  光一句一句解析道:「而身为长女,拥有继承之权的绫女自然无法容下这两根『钉子』,所以便製造机会让他们兄妹出了一次很大的漏洞,以便让整个家族的人把他们赶出去,接着就是找机会把他们解决掉,以便让她们永远回不来。我说的都没错吧,绫女小姐?」
  「我……」听到光的话,绫女更是说不出话来。
  「主人,拜託你……让我杀了那家伙……」握紧剑柄,观铃望着绫女的眼神就好像是看着猎物一般。
  「我说过了,随你。」
  「……如果可以的话,就拿我的命来换我孙女的命吧。」老婆婆望着观铃,恳切地说道。
  「奶奶?」听到老婆婆的话,绫女吓了一跳。
  「我要的只有绫女那家伙而已,不关你的事。」观铃冷冷地说道,似乎并没有动摇。
  「不,绫女这孩子变成这样子全都是我疏于管教所致,」老婆婆继续说道:「绫女自小就失去父母,如果不是我只注意着族中事物,却冷漠了她,她也不会变成这样… …。」
  「奶奶,别这样。」听到老婆婆的话,绫女哭了出来:「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没必要让奶奶代我受罪……」
  「……那你还想继续躲在这些保护伞背后,让更多无辜的人因你而伤,甚至因你而死吗?」听到观铃的话,绫女看了看四周已经受伤的人,再看看身边的奶奶,然后一鼓作气站了出来:「好!一人做事一人当,我就随你处置,但是请放过这些人,毕竟都是神尾家的人不是吗?」
  「这句话……自你口中说出来还真讽刺啊……」观铃全身的力量开始上升:「準备好了吗?」
  「……奶奶……,如果可以的话,就让观铃成为继承人吧。毕竟我已经犯了无法弥补的错了。」
  「我才不希罕!」语毕,观铃将举高的双刀挥下,瞬间在绫女身上画出一道X的伤痕!
  随着自伤口上喷出的鲜血,绫女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叫就倒了下去。
  「绫女!」老婆婆见状,脸色惨白地来到绫女身边-只见伤口血流不止,但是绫女受此重伤,却也没有立即断气,虽然看起来脸色惨白,冷汗直流……。
  「这样让你死的话就太便宜你了,就让那伤痕陪着你一辈子吧。」怒气明显消失的观铃,带着一丝的悲伤转身準备离开。
  「为……为什么……不杀我……?」忍住伤口带来的痛苦,绫女问道。
  「……我只是……不想奶奶为了你的死而伤心而已。」回答了绫女的话,观铃转身离开。
  等观铃离开之后,若叶来到绫女的身边,以气保住绫女的心脉。
  「我并不想和『除魔三家』敌对,只是事情一和我扯上关係,我不得不插手。」光在一旁说道:「还请见谅。」
  「……这,一切都是命吧。」老婆婆扶着逐渐缓和的,绫女的脸,说道:「只是… …我不清楚你为什么要在观铃身上做出这么残忍的事?」
  「……我只是完成一个少女的愿望而已。」光轻描淡写地说道:「以身边的一切所换来的力量是很恐怖的,我只是想提醒你们这一点而已。」
  「这样就行了。」此时,若叶也成功地护住了绫女的心脉。
  「……真不知道该感谢你们还是……」老婆婆话未说完,光立即说道:「只要不再让类似的事情发生就好了。」
  说完话,光和若叶面色沉重地转头离去。
  ----
  晚上,光独自一人在浴室中闭着眼享受着热水的浸泡。
  其实平常光都是和若叶或是玲一起洗,不过今天不知为何,光忽然想要一个人静一静,于是拒绝了她们两个的好意,自己一人待在浴室之中。
  突然,敲门声打断了光的冥思。
  「……是观铃吗?」光凭感觉就知道敲门的人是谁:「有事吗?」
  「……可以进来吗?」观铃在门外小声地问道。
  「……进来吧。」原本光并不想让观铃进来,但是想了想觉得不妥,还是让她进来了。
  门打开,全身只围着一条浴巾的观铃走进浴室。
  「我不是说过今天让我一个人洗吗?」光说道。
  「……主人…不喜欢我吗?」红着脸,观铃问道。
  「唉,别会错意了。」张开双眼,光转头望向一脸忧伤的观铃:「如果不喜欢你,我也没必要完成你的愿望。」
  「主人……」听到光的话,观铃释出了笑容。
  「要洗的话就过来吧,不过我还不需要人服侍就是了。」听到光的话,观铃立即脱掉身上唯一的一条浴巾,露出凹凸有致的身体,然后进入浴缸,倚在光的胸膛上。
  先说明一下,光处理翔的尸体的方法,是将尸体用魔法化成水晶球,供奉在观铃房间中。
  「主人……」观铃红着脸,一副难为情的样子:「今晚……让我陪你好吗?」
  「怎么?这么急着想把自己的第一次给我啊?」
  「因为……我是属于主人的嘛~」观铃翻个身,整个人趴在光的身上:「连哥哥都失去的我,只剩下主人可以依靠而已了。」
  看见观铃一副依依不捨的样子,光拍拍她的头,说道:「我不可能抛弃这里的任何一个人的,当然包括你在内。」
  「谢谢主人……」道谢之后,观铃对光献上了初吻。
  光吻着观铃,一双手已经不客气地开始边摸边捏着观铃的阴核和乳首。而观铃也合作地打开双腿,尽情地让光游动着。
  「唔~~」受到光的影响,身体的麻痒感觉让观铃忍不住扭动身体着。
  「啊…主人,我…好奇怪…啊…」离开光的嘴,观铃就不住地喊着,不久身体一阵颤抖,就摊在光的身上喘着气。
  「不行喔,这样怎么可以满足我呢?」光扶着观铃,两人一起离开浴缸,然后光坐在浴缸边,扶着观铃,将她的阴户对準自己那已经不能再硬的分身前方。
  「主人…快…」受到分身顶着阴户的刺激,观铃扭动身体哀求着:「我不行了…受不了了…」
  「好好……」光听到观铃的话,就用力将观铃的腰往下压,让分身刺穿观铃的处女身。
  「啊~~~~」一声轻呼,观铃的眼睛张得奇大,身体更是整个僵了,表情不知道是痛苦还是欣喜:「啊…啊…主人的…好大…好满…」
  「会痛吗?刚刚是你要说快的喔。」
  「不…一点都不痛…」观铃连忙摇摇头,并且开始扭动腰部:「主人的…东西…在我的体内…好高兴…」
  看见观铃主动地迎合,光也开始进行抽插的运动。
  「嗯…好舒服喔…」观铃把大腿张得开开的,让光的动作更顺利:「主人…我是属于你的…请尽情地…玩弄我吧…喔…又顶到了…顶得深深的…嗯……」
  光没有继续说话,只是卖力的动作着-光似乎感觉得到,观铃似乎是想藉着做爱来沖淡心里的悲伤。
  「主人…快…我要…」留着欣喜的泪水,观铃达到了第二次高潮。
  不过,光完全没有发洩的意思。
  「我可还没完够呢,换着地点吧。」光边说,边抱着观铃,分身连着她的阴户,就这样走出浴室,来到卧室的床上。
  「请主人…继续…玩我……」观铃无力地说道:「我是…主人的…玩偶…只…属于 …主人一个人…」
  观铃对光的爱,继续在这床上做着。